網(wǎng)站首頁(yè) 學(xué)會(huì )介紹 學(xué)會(huì )動(dòng)態(tài) 社保資訊 學(xué)術(shù)園地 法與政策 會(huì )員專(zhuān)區 媒體報道 聯(lián)系我們

學(xué)會(huì )動(dòng)態(tài)

學(xué)會(huì )動(dòng)態(tài) 學(xué)會(huì )熱點(diǎn)

中德社會(huì )保障研究交流會(huì )在京舉行

發(fā)布時(shí)間:2024-06-18 來(lái)源:秘書(shū)處 瀏覽:184次

會(huì )議現場(chǎng)

  2024年6月15日由德國艾伯特基金會(huì )與中國社會(huì )保障學(xué)會(huì )共同舉辦的中德社會(huì )保障研究交流會(huì )在北京舉行,會(huì )議旨在學(xué)習交流德國與中國社會(huì )保障制度發(fā)展實(shí)踐的經(jīng)驗教訓。中國社會(huì )保障學(xué)會(huì )會(huì )長(cháng)鄭功成、德國艾伯特基金會(huì )北京代表處首席代表賽巧出席會(huì )議并致辭。華中科技大學(xué)教授郭林,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院人口與勞動(dòng)經(jīng)濟研究所副研究員華穎,民政部社會(huì )福利中心評估監管部主任任娜,中國人民大學(xué)博士生蘇澤瑞、王海漪、朱震宇、范世明、趙明月、雷悅橙,以及德國艾伯特基金會(huì )北京處項目助理孫瀅參加此次會(huì )議。德國艾伯特基金會(huì )北京代表處項目經(jīng)理周琪卓蘭主持會(huì )議。

  鄭功成會(huì )長(cháng)首先對德國艾伯特基金會(huì )組織此次中德社會(huì )保障研究交流會(huì )以及多年來(lái)資助中國學(xué)生赴德訪(fǎng)學(xué)表示感謝。他指出,訪(fǎng)學(xué)德國讓學(xué)生們能夠深刻了解、近距離接觸德國的社會(huì )保障制度實(shí)踐,加深對社會(huì )保障理論與政策的認知并以此為基礎開(kāi)展相關(guān)研究。他強調,德國社會(huì )保障制度創(chuàng )制奠定了現代社會(huì )保障制度基本的價(jià)值觀(guān)、權責關(guān)系并保持至今,彰顯了創(chuàng )制的智慧和遠見(jiàn),其持續發(fā)展140年還在持續發(fā)展,是當今世界最值得重視的先行國家。他表示,福利國家缺乏創(chuàng )新力的論調是受到國際金融資本集團的影響,而歐洲國家的社會(huì )保障發(fā)展實(shí)踐用客觀(guān)事實(shí)駁斥了這一說(shuō)法,也為發(fā)展我國的新質(zhì)生產(chǎn)力并不斷增進(jìn)人民福祉提供了寶貴的啟示。

  德國艾伯特基金會(huì )北京代表處首席代表賽巧首先對各位參會(huì )人員表示了歡迎。他表示,非常高興艾伯特基金會(huì )能夠搭建一個(gè)穩定的交流平臺,為中德社會(huì )保障研究交流提供了超過(guò)二十年的保障。他指出,艾伯特基金會(huì )將會(huì )繼續舉辦相關(guān)交流活動(dòng),邀請德國社會(huì )保障研究與實(shí)踐的專(zhuān)家來(lái)與大家一起深入討論交流,了解德國近年來(lái)的變化和發(fā)展情況,盡快恢復到疫情發(fā)生前的交流水平。

  鄭功成會(huì )長(cháng)在題為“中國社保最新動(dòng)態(tài)”的主題報告中指出,社會(huì )保障本身就是大時(shí)代的產(chǎn)物,對社會(huì )保障的研究一定要結合時(shí)代背景?,F代社會(huì )保障制度是工業(yè)革命大時(shí)代的產(chǎn)物,沒(méi)有工業(yè)化就沒(méi)有現代化,沒(méi)有工業(yè)化也就沒(méi)有德國的社會(huì )保障制度。沒(méi)有健全的社會(huì )保障制度也不可能是一個(gè)現代化國家,一個(gè)現代化的國家必然擁有健全的社會(huì )保障制度。他還指出,中國的特色是社會(huì )主義國家,這是社會(huì )制度的不同,對此要把握好幾個(gè)關(guān)鍵詞:一是中國式現代化及其基本特征,不光是經(jīng)濟的現代化,還包括政治、社會(huì )、文化等多方面的現代化,以此為出發(fā)點(diǎn)來(lái)論證與之相適應的中國社會(huì )保障制度的建設才是正確的方向,中國式現代化要求盡快建立高質(zhì)量的社會(huì )保障制度以維系國家的長(cháng)治久安和人民世代福祉。二是新質(zhì)生產(chǎn)力。社會(huì )主義制度的優(yōu)越性應當具體體現在社會(huì )保障制度上,即“要給人民群眾以看得見(jiàn)的福利”,但社會(huì )主義僅關(guān)注這一優(yōu)越性是不夠的,因為如果生產(chǎn)力不發(fā)達不可能創(chuàng )造足夠的財富。因此,社會(huì )主義的優(yōu)勢還在于能夠創(chuàng )造更高水平的生產(chǎn)力,有了更高的生產(chǎn)力才能保障不斷提高人民福利。新質(zhì)生產(chǎn)力就是要大幅度提高我國的生產(chǎn)力水平,它必然要實(shí)現革命性的技術(shù)突破、創(chuàng )新性的資源配置和產(chǎn)業(yè)轉型升級。從發(fā)達資本主義國家的既往實(shí)踐來(lái)看,生產(chǎn)力水平與社會(huì )保障是正相關(guān)關(guān)系,我國要發(fā)展新質(zhì)生產(chǎn)力,也離不開(kāi)健全的高質(zhì)量社會(huì )保障制度,這種辯證關(guān)系需要成為社會(huì )共識。三是共同富裕是中國式現代化的目標。在多種所有制并存發(fā)展的情形下,初次分配強調效率而非平等,承認部分私有制成果是獨占獨享的,就必須以社會(huì )保障制度實(shí)現再分配,通過(guò)這一強制共享制度逐步走向共同富裕,資本主義如此實(shí)踐,社會(huì )主義初級階段也是如此。他表示,如何評估現行的社會(huì )保障制度要把握幾個(gè)視角:一是肯定社會(huì )保障制度改革取得的重大成效。中國把計劃經(jīng)濟時(shí)期的社會(huì )保障制度改變成與社會(huì )主義市場(chǎng)經(jīng)濟相適應的制度是前所未有的,是偉大的改革實(shí)踐,在社會(huì )保障發(fā)展史上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中國社會(huì )保障制度的覆蓋面的快速、持續的擴展,社會(huì )保險水平的快速、持續的提高,是中國制度優(yōu)勢的體現。二是新階段的任務(wù)是真正地建立中國式社會(huì )保障制度,要解決的是高質(zhì)量建制的問(wèn)題。必須承認,現行制度安排長(cháng)期“帶病”奔跑,導致的問(wèn)題會(huì )日益嚴重?,F在需要對每一項社會(huì )保障制度進(jìn)行客觀(guān)評估,并通過(guò)制度性重構與制度性完善,才能達到科學(xué)建制、理性建制的目標。

  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院人口與勞動(dòng)經(jīng)濟研究所副研究員華穎在題為“養老保險可持續發(fā)展的典范:來(lái)自起源地德國的經(jīng)驗”的報告中指出,德國養老保險先后經(jīng)歷起源與初期發(fā)展、根本性變革、多支柱體系轉化和參數調整等三個(gè)階段,建立起除公務(wù)員、法官、特定職業(yè)人員、部分自雇者、農民外均強制參保的統一性制度,促進(jìn)了社會(huì )團結和公平。她認為,結合德國養老保險收支狀況與待遇計發(fā)辦法,德國養老保險制度理性與可持續發(fā)展建立在現收現付的財務(wù)機制、三方責任均衡分擔機制與勞資共治、責任均擔的管理體制等三大基石之上。她強調,制度可持續發(fā)展的兩大利器分別是剛性制度下的彈性調整和修正、構建多支柱養老金體系。前者以穩中有調的繳費率、可持續因子引入等為主要內容,后者以企業(yè)年金、私人養老金、定期養老金報告等為主要內容。她表示,堅持公共養老金的互助共濟和現收現付,政府、企業(yè)與個(gè)人責任均衡分擔,促進(jìn)社會(huì )團結和社會(huì )公平,適時(shí)彈性調整籌資與待遇結構,構建多支柱養老金體系,給參保者穩定預期,可以建立起為國民所信賴(lài)的、可持續發(fā)展的養老金制度。

  中國人民大學(xué)博士生趙明月在題為“德國醫療保險制度:內容、治理與未來(lái)挑戰”的報告中指出,德國的醫療保險制度是全民醫療保險,以法定醫療保險為主體,通過(guò)廣覆蓋和高水平的醫療服務(wù)供給滿(mǎn)足國民的醫療和保障需求。截至2019年,德國總人口醫療保險參保率超過(guò)99.9%,次年政府轉移支付和補貼較2019年增長(cháng)31.5%,法定醫療保險與私人醫療保險并行的制度安排為參保者有效地分擔了疾病風(fēng)險及其導致的費用負擔。她認為,德國醫療保險的治理以“自治管理”為突出特征,其本身根植于德國社會(huì )伙伴關(guān)系的文化與萊茵模式資本主義經(jīng)濟之中,又因其獨立法人地位與運作資金的獨立性而一直維持其獨立的社會(huì )與市場(chǎng)定位。專(zhuān)門(mén)的《醫療保險法》又從法律層面確保這一制度的合法性及其權威。她表示,對比中德兩國醫療保險治理體系的內容,德國醫療保險制度能夠穩定運行除了勞資責任各半、個(gè)人自付封頂等諸多精巧的制度內容外,還要依靠有效的治理,治理的關(guān)鍵在于協(xié)同,即醫療保險制度內部各要素之間能夠相互配合、互相牽制,同時(shí)與醫療、醫藥能夠在獨立運行的前提下合作以保障參保者盡可能公平、有效的滿(mǎn)足保障需求。

  華中科技大學(xué)教授郭林在題為“中國農村互助養老研究報告”的報告中指出,以贛南地區為例,農村互助養老主要分為村兩委、社會(huì )組織、敬老院輻射、市場(chǎng)化等四類(lèi)運營(yíng)模式,在站點(diǎn)建設、常規運營(yíng)、日常管理、人員隊伍、資金收支等方面存在較多差異。他認為,目前農村互助養老存在保障機制不足和理念定位不準、站點(diǎn)選擇較少且輻射范圍有限、運營(yíng)機制不暢且常態(tài)運營(yíng)較難、管理機制薄弱且安全隱患較大、人員隊伍不穩且服務(wù)能力偏低、資金收支難平致使持續能力不強、社會(huì )參與不深且持續參與難度大等問(wèn)題,為此要明確理念定位、優(yōu)化選址以集約利用資源、依托地方稟賦以靈活運營(yíng)、開(kāi)拓資金來(lái)源并節約運營(yíng)成本、完善激勵機制以調動(dòng)社會(huì )參與。

  民政部社會(huì )福利中心評估監管部主任任娜在題為“我國老齡和養老服務(wù)工作體系”的報告中指出,老齡工歷經(jīng)多次改革,現已建成包括全國老齡委、全國老齡辦、中國老齡協(xié)會(huì )以及民政部老齡工作司、養老服務(wù)司、老齡工作領(lǐng)導小組等在內的組織體系,國家衛健委等其它部門(mén)亦參與其中。她表示,老齡工作體系格局包括三方面:一是包括基本養老保險和基本醫療保險體系、長(cháng)期護理保險制度、社會(huì )救助和社會(huì )福利制度在內的社會(huì )保障體系;二是包括居家養老、社區養老、機構養老在內的養老服務(wù)體系;三是健康教育和預防保健、老年醫療、康復護理和安寧療護服務(wù)、醫養結合在內的健康支撐體系。她認為,現有老年群體養老服務(wù)體系在內容上囊括了養、醫、康等內容,構建了養老服務(wù)事業(yè)與養老服務(wù)產(chǎn)業(yè)及兼具二者性質(zhì)的養老服務(wù)的產(chǎn)業(yè)結構,出臺了包括投融資、稅費優(yōu)惠、用地規劃、人才培養、設施提供等在內的扶持政策,涉及房地產(chǎn)開(kāi)發(fā)經(jīng)營(yíng)等多個(gè)產(chǎn)業(yè)領(lǐng)域,形成了包括“地產(chǎn)+養老”模式在內的多種產(chǎn)業(yè)運營(yíng)模式。

  中國人民大學(xué)博士生蘇澤瑞在題為“德國退休職工醫保繳費的經(jīng)驗與啟示”的報告中指出,德國法定醫療保險遵循”量能負擔“的籌資公平原則和”按需分配“的待遇公平原則,強調權利和義務(wù)的匹配,僅以個(gè)人可負擔能力為標準進(jìn)行籌資,并不受是否參與勞動(dòng)力市場(chǎng)的影響,因此退休工作依舊采用與在職職工相同的繳費費率,繳費基數為養老金等收入,法定養老保險基金被視為承擔醫保繳費的雇主共同分擔籌資責任。我國退休人員參保不繳費政策在特定的歷史轉型時(shí)期具有一定的合理性,但時(shí)至今日這一過(guò)渡性政策已嚴重背離了促進(jìn)社會(huì )公平的建制初衷,造成職工和居民兩大群體以及不同代際人群間的責任失衡,削弱了醫?;鸬目沙掷m運行能力,應及時(shí)修訂相關(guān)法律法規,以經(jīng)濟能力為籌資標準建立職工終身繳費機制。

  中國人民大學(xué)博士生王海漪在題為“中德慈善醫療眾籌比較研究”的報告中指出,對比中德醫療衛生支出占GDP比重、人均醫療衛生支出、個(gè)人自付費用占居民消費比重等方面,德國的全民醫療保障效果更優(yōu)。她還指出,全民醫療保險國家的國民醫療衛生需求得不到滿(mǎn)足通常是由經(jīng)濟原因造成的,而中國醫保制度對基本醫療保險目錄之外的費用不予保障引致患者自付費用負擔較重,患者平均自付收入比為64%,均值超過(guò)家庭純收入的40%。她認為,德國和中國的慈善醫療眾籌均是基于未被滿(mǎn)足的主觀(guān)需求發(fā)展起來(lái)的,以互聯(lián)網(wǎng)平臺眾籌、面向公眾籌款為運行方式,但醫療費用需求層次、類(lèi)別不同,世界各國是否舉辦慈善醫療,與慈善事業(yè)的發(fā)展差異無(wú)關(guān),而是由于醫療保障需求迥異。

  中國人民大學(xué)博士生朱震宇在題為“德國長(cháng)期護理保障的經(jīng)驗啟示”的報告中指出,與德國相比,中國呈現超常規的人口老齡化態(tài)勢。德國長(cháng)期護理保險制度為中國提供了良好的經(jīng)驗:一是將失能風(fēng)險作為一種獨立的社會(huì )風(fēng)險。目前中國出現“以醫代養”等不良現象,必須重視失能老人的長(cháng)期護理需求。二是學(xué)習德國長(cháng)護險制度的公平取向,包括制度覆蓋全民,實(shí)行現收現付,以及差異化費率,體現出在繳費端按能力貢獻的公平性。三是長(cháng)護險待遇的精準,德國從生理、精神、認知、心理等方面的障礙綜合進(jìn)行護理等級評定。四是家庭優(yōu)先與居家優(yōu)先,德國長(cháng)護險不僅提供豐厚的家庭護理者津貼待遇,也為家庭護理者繳納養老保險、失業(yè)保險提供支持,以及待遇向居家傾斜等。五是生育友好。德國長(cháng)護險費率因子女數量差異梯度變化,截至2024年最新數據,無(wú)子女的雇員費率為2.3%,5個(gè)及以上子女只需繳納0.7%。

  中國人民大學(xué)博士生范世明在題為“中國失業(yè)保險制度的功能擴展與未來(lái)走向”的報告中指出,失業(yè)保險制度功能從消極救濟向積極就業(yè)保障轉變是世界普遍趨勢,失業(yè)保險制度功能從消極性救濟向積極性保障轉變是未來(lái)趨勢,,保生活、促就業(yè)與防失業(yè)是失業(yè)保險制度的三大主要功能,失業(yè)保險制度功能發(fā)揮需根據時(shí)代之變作出適時(shí)調整與變革。他認為,失業(yè)保險基金結余偏多與支出結構失衡并存、失業(yè)保險金受益面偏窄與水平偏低并存的現實(shí)表明,中國失業(yè)保險三大功能發(fā)揮還不盡人意。他表示,未來(lái)全面發(fā)揮失業(yè)保險的積極功能應抓住強化失業(yè)保險保障基本生活的基礎功能、建立以促進(jìn)就業(yè)為導向的失業(yè)保障積極功能、更好發(fā)揮失業(yè)保險的逆周期調節功能等關(guān)鍵內容。

友情鏈接

聯(lián)系我們

聯(lián)系電話(huà):010-50955853       聯(lián)系人:楊老師
郵箱:caoss_org@163.com

中國社會(huì )保障學(xué)會(huì )

中國社會(huì )保障學(xué)會(huì ) 版權所有    京ICP備15040759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