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wǎng)站首頁(yè) 學(xué)會(huì )介紹 學(xué)會(huì )動(dòng)態(tài) 社保資訊 學(xué)術(shù)園地 法與政策 會(huì )員專(zhuān)區 媒體報道 聯(lián)系我們

專(zhuān)家訪(fǎng)談首頁(yè)>專(zhuān)家訪(fǎng)談

專(zhuān)訪(fǎng)石琤:九萬(wàn)港人北上養老

發(fā)布時(shí)間:2024-06-13 來(lái)源:經(jīng)濟觀(guān)察網(wǎng) 瀏覽:234次

  按語(yǔ):最近幾年,香港嶺南大學(xué)政策研究院研究助理教授石琤博士和團隊成員在調研中發(fā)現,受限于香港自身的養老資源,跨境養老正成為越來(lái)越多香港老年人的選擇。

  2021年,香港正式步入超老齡化社會(huì ),即65歲及以上老年人口占比超20%。石琤觀(guān)察到,由香港特區政府資助的養老床位平均排隊等候時(shí)間約兩年,一些硬件設施較好的養老機構需要排隊等待6年之久,甚至一些老年人在排隊中就已過(guò)世。香港特區政府提供的養老服務(wù)多年來(lái)都面臨供不應求的困境。

  于是,跨境養老成為不少香港老年人的選擇。據香港特區政府統計處估算,截至2019年底,約9萬(wàn)名65歲或以上香港居民長(cháng)期在廣東省生活。2023年7月,香港工聯(lián)會(huì )大灣區社會(huì )服務(wù)社與工聯(lián)會(huì )康齡服務(wù)社發(fā)布的《香港老年人跨境養老意愿與需求調查》顯示,超八成受訪(fǎng)者愿意前往粵港澳大灣區(下稱(chēng)“大灣區”,包括香港、澳門(mén)以及廣東省的9個(gè)城市)中的內地城市長(cháng)期居住或安老。

  隨著(zhù)越來(lái)越多香港老年人跨境養老,一些問(wèn)題也逐漸暴露出來(lái)。石琤觀(guān)察到,由于香港的免費醫療、就醫記錄等無(wú)法與內地共享,許多老年人需要頻繁地在香港和內地之間往返,以滿(mǎn)足他們的養老和醫療需求。當老年人進(jìn)入半失能和失能狀態(tài)時(shí),返港就醫變得尤為困難,一些老年人不得不再次返回香港居住。

  近幾年,為方便香港老年人北上養老,大灣區提出了諸多政策。2019年《粵港澳大灣區發(fā)展規劃綱要》指出,支持港澳投資者在珠三角九市按規定以獨資、合資或合作等方式興辦養老等社會(huì )服務(wù)機構,為港澳居民在廣東養老創(chuàng )造便利條件。2023年6月,粵港兩地也共同簽署了《關(guān)于共同推進(jìn)粵港兩地養老合作的備忘錄》。

  6月6日,在北京師范大學(xué)做完大灣區跨境養老的專(zhuān)題演講后,石琤接受了經(jīng)濟觀(guān)察網(wǎng)的專(zhuān)訪(fǎng)。石琤現同時(shí)擔任北京師范大學(xué)民生保障研究中心特聘專(zhuān)家、西倫敦大學(xué)客座研究員、中國社會(huì )保障學(xué)會(huì )養老服務(wù)分會(huì )理事、全國港澳研究會(huì )會(huì )員等職位,她長(cháng)期從事養老服務(wù)和長(cháng)期護理保險等方面的研究,曾參與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民政部、香港公共政策研究資助計劃等科研項目十余項。


  更有性?xún)r(jià)比的養老方式

  經(jīng)濟觀(guān)察網(wǎng):哪些香港老年人在選擇跨境養老?

  石琤:通過(guò)此前的訪(fǎng)談和調研,我們發(fā)現選擇跨境養老的香港老年人主要有三類(lèi),且大多數香港老年人跨境養老并不是住進(jìn)養老機構,而是通過(guò)租賃或購買(mǎi)當地的房屋過(guò)居家養老生活。

  第一類(lèi)是“落葉歸根”的老年人。這部分老年人通常在內地出生,隨后成為香港的一代移民或二代移民,他們仍跟內地的家人或親屬有密切聯(lián)系,甚至在內地有祖屋,因此退休后選擇返鄉養老。這類(lèi)老年人是最早開(kāi)始選擇跨境養老的群體。

  第二類(lèi)是“故地重游”的老年人。一些香港老年人本身就比較熟悉內地環(huán)境,例如年輕時(shí)在內地工作多年,有許多內地朋友,因此退休后想回到熟悉的地方養老。

  第三類(lèi)則是“落地生根”的老年人。調研中發(fā)現,越來(lái)越多的香港老年人認為內地生活環(huán)境更好,希望去內地安養晚年,開(kāi)展新生活。他們表達出想要融入內地并落地生根的強烈愿望。這類(lèi)老年人在近些年逐漸增多。

  經(jīng)濟觀(guān)察網(wǎng):相比于在香港,內地養老對香港老年人有哪些吸引力?

  石琤:更大的居住空間、更便宜的樓價(jià)、更低的生活成本、更便利的交通、更好的生活環(huán)境、便利的生活以及相似的文化背景等因素是香港長(cháng)者想要去大灣區中的內地城市跨境養老的主要原因。

  相比于香港房?jì)r(jià)高、物價(jià)貴、住所擁擠的生活環(huán)境,香港老年人在內地城市生活更有性?xún)r(jià)比。例如,很多香港老年人通過(guò)在內地買(mǎi)房輕松實(shí)現了千尺豪宅夢(mèng)(約90平方米)。

  我們也觀(guān)察到,香港的中低收入老年人更有可能北上養老。首先,香港收入普遍比內地高。例如,2024年香港收入的中位數達到2.1萬(wàn)港元/月(折合人民幣約1.95萬(wàn)元/月),而普通餐飲業(yè)服務(wù)員的月收入也在1.5萬(wàn)港元至3萬(wàn)港元之間。其次,內地非一線(xiàn)城市的物價(jià)顯著(zhù)低于香港,“香港賺錢(qián)內地花”成為很多香港人非常劃算的生活方式。因此,香港中低收入老年人前往內地養老能獲得更好的養老生活。

  與此同時(shí),近幾年大灣區的交通建設越發(fā)完善,老年人往返于香港和廣東省十分便利,選擇跨境養老的老年人能夠比較容易保持與香港親友的聯(lián)系。

  經(jīng)濟觀(guān)察網(wǎng):內地城市吸引香港老年人跨境養老的動(dòng)力何在?

  石琤:在經(jīng)濟層面,當香港老年人北上養老,其購房、消費等都可以在很大程度上促進(jìn)當地的經(jīng)濟發(fā)展。

  跨境養老也能在一定程度上緩解內地養老機構床位空置率較高的問(wèn)題。例如,內地中高端養老院收費在1萬(wàn)元/月以上,這樣的收費標準對于內地很多老年人而言相對較高,但這樣的價(jià)格對于香港老年人而言,很有性?xún)r(jià)比。根據我們的了解,不少內地養老機構希望參與廣東院舍照顧服務(wù)計劃,進(jìn)而借跨境養老的老年人獲得新客源,解決床位空置問(wèn)題。

  在服務(wù)層面,香港養老服務(wù)業(yè)的優(yōu)勢是專(zhuān)業(yè)化服務(wù)和精細化管理,行業(yè)內的從業(yè)人員也有明確的資格認定和職業(yè)發(fā)展通道,而內地養老機構大多在硬件和環(huán)境上具有明顯優(yōu)勢??缇仇B老可以促進(jìn)內地和香港養老機構的合作,發(fā)揮各自的專(zhuān)長(cháng),進(jìn)一步提高養老機構的專(zhuān)業(yè)服務(wù)能力。

  經(jīng)濟觀(guān)察網(wǎng):在你調研過(guò)程中,港人跨境養老主要面臨哪些障礙?

  石琤:首先是社會(huì )福利在跨境時(shí)面臨不可攜帶的問(wèn)題,即香港老年人在內地養老時(shí)無(wú)法享受原本在香港的一些社會(huì )福利。同時(shí),香港老年人一般也沒(méi)有享受內地福利的資格。

  造成上述現象的主要原因是香港和內地福利制度存在根本性的差別。一方面,內地的福利體系以社會(huì )保險(五險一金)為核心,疊加具有兜底功能的社會(huì )救助制度和保障弱勢群體的社會(huì )福利制度。內地領(lǐng)取社會(huì )保險待遇的前提是參保繳費,而社會(huì )救助和社會(huì )福利制度通常與戶(hù)籍和收入有關(guān)。因此,除了參加城鄉居民醫療保險,香港老人幾乎不具備參與內地其他福利項目的資格;另一方面,香港的社會(huì )福利主要基于稅收,香港老年人幾乎可以免費獲取公共醫療和養老服務(wù)。就醫療福利而言,當香港老年人到內地養老時(shí),幾乎就意味著(zhù)要放棄香港的免費醫療服務(wù)。即使香港老人參加了內地的醫療保險,通常也只享有有限的住院報銷(xiāo)比例。

  其次是香港老年人使用內地醫療服務(wù)的困難與憂(yōu)慮,這也是大多數老年人最關(guān)心的問(wèn)題。盡管大多數受訪(fǎng)老年人對內地的醫療服務(wù)較過(guò)去更有信心,但也存在一些憂(yōu)慮。比如內地和香港在治療方法和使用藥物上的差異、香港醫療記錄不能與大灣區內的內地城市實(shí)現醫院間的共享、老人對內地的醫療流程不熟悉等。

  第三,很多受訪(fǎng)老年人提到他們缺乏獲得內地可靠信息的途徑,包括如何規劃在內地城市的養老生活、如何參與當地的社會(huì )福利計劃、如何在當地獲得緊急幫助等。很多有意向在內地城市養老的受訪(fǎng)者,大多只在內地旅游過(guò),而沒(méi)有長(cháng)期居住在這里的經(jīng)驗,這導致他們對搬去大灣區中的內地城市生活有所憂(yōu)慮。

  經(jīng)濟觀(guān)察網(wǎng):為方便港人跨境養老,香港出臺了哪些舉措?

  石琤:香港特區政府已經(jīng)出臺的跨境養老政策主要集中在三個(gè)方面:現金福利、養老服務(wù)和醫療服務(wù)。

  首先,香港從1997年開(kāi)始推出現金福利下的廣東計劃。目前,如果老人符合相關(guān)條件,即便搬到廣東省等其他區域,依舊能領(lǐng)取香港的綜合社會(huì )保障援助金和公共福利金(為65歲及以上或嚴重殘疾的香港居民每月提供現金津貼)。

  其次,在養老服務(wù)方面,2014年,香港特區政府推出廣東院舍住宿照顧服務(wù)試驗計劃——輪候等待入住政府資助床位的香港老年人,可選擇以很低的成本直接入住該計劃內的廣東養老機構。2014年至2023年,納入該計劃的只有2家養老機構,2024年增至4家。

  在醫療服務(wù)方面,2015年,香港特區政府將香港大學(xué)深圳醫院納入香港的長(cháng)者醫療券計劃(約2000港元/年),即香港老年人在香港大學(xué)深圳醫院看病可使用長(cháng)者醫療券。2024年,長(cháng)者醫療券的適用范圍進(jìn)一步擴展至廣東省內5家綜合醫療機構及2家牙科服務(wù)機構。

  2020年1月,港澳臺居民開(kāi)始可以在內地參加社會(huì )保險。因此,香港老年人如果北上養老,可通過(guò)繳納居民醫保享受看病就醫時(shí)的醫保報銷(xiāo)。

  經(jīng)濟觀(guān)察網(wǎng):為掃除香港老年人跨境養老的障礙,你有何建議?

  石琤:首先,建議協(xié)助有意向在大灣區養老的香港居民盡早在內地確立他們的社會(huì )保障及醫療服務(wù)權利,令他們在大灣區跨境養老時(shí)仍能享受相關(guān)的公共福利;其次,選擇跨境養老的長(cháng)者大多身體健康,有強烈融入當地社區的意愿,因此建議協(xié)助跨境養老人士建立新的社會(huì )網(wǎng)絡(luò )以及幫助他們融入當地社區;第三,建議搭建一站式共享信息平臺,為大灣區養老規劃提供可靠信息。

  跨境養老興起之初是以返鄉老年人為主,而現在越來(lái)越多香港本地老年人也希望能北上安養晚年?;谡{研,我們提出了構建大灣區養老村的設想,主要由政府主導在大灣區打造一個(gè)綜合性的養老社區,并面向大灣區內所有老年人。大灣區養老村將通過(guò)提供多樣化的養老、醫療和生活服務(wù)設施滿(mǎn)足老年人在不同時(shí)期的生活需求,同時(shí)也能為老年人在外地的家屬、親友提供探訪(fǎng)的空間等。

  香港如何應對超老齡化社會(huì )

  經(jīng)濟觀(guān)察網(wǎng):香港老年人獲取養老服務(wù)現狀是什么樣的?

  石琤:在香港,只要老人身體狀況(主要是失能程度)滿(mǎn)足相關(guān)條件,即有資格享受由香港特區政府資助的長(cháng)期護理服務(wù)。香港特區政府資助的長(cháng)期護理服務(wù)福利水平比較高,且幾乎免費。

  每位香港老年人都可以平等提出入住養老院申請并接受香港特區政府安排的需求評估,資格評估也不會(huì )考慮個(gè)人的經(jīng)濟狀況。但香港特區政府資助的長(cháng)期護理服務(wù)資源十分緊缺,無(wú)論是養老機構還是社區長(cháng)期護理服務(wù),老人在符合入住資格的前提下都需要排隊等候,平均等候時(shí)間在兩年以上。如果是硬件設施較好的養老機構,平均等候期甚至達6年。

  另外,雖然香港特區政府認同就地安老(居家養老)的理念,但超過(guò)四分之三的資源都在補貼機構養老,居家養老的老年人可獲得的長(cháng)期護理服務(wù)非常有限。大部分居家老年人仍然依賴(lài)家庭成員或通過(guò)雇傭外傭(費用約5000元/月)等方式獲得照顧服務(wù)。

  經(jīng)濟觀(guān)察網(wǎng):你提及不少香港老年人在排位等待養老機構床位,這與內地不少養老院床位空置率較高的情況截然相反。為何香港老年人想入住養老院?

  石琤:香港地少人多,人口密度大,不少香港老年人本身的居住條件比較差,甚至未擁有自己的住房。而入住養老機構既能改善原本的居住環(huán)境,又能滿(mǎn)足日常的生活及護理需要。一旦住進(jìn)養老院,老年人晚年生活就有了保障。

  香港社會(huì )也面臨家庭規模小型化、少子化、高齡化的趨勢,如今老年人僅靠家庭成員難以獲得所需的照顧,也不是所有老人都請得起外傭。疊加日間照料中心和上門(mén)照護服務(wù)等居家服務(wù)的供給有限,入住養老院被迫成為老年人的選擇。當然,如此多老人選擇機構養老也是政策導向的結果,目前大部分資源也在向養老機構傾斜。

  另外,因長(cháng)期護理服務(wù)的普惠性,大量老年人會(huì )選擇在失能程度滿(mǎn)足資格時(shí)立刻去排隊,也就是“占位置”。加上香港老年人可以選擇同時(shí)等候社區照護服務(wù)和養老院床位,所以即使當下并沒(méi)有入住養老機構的打算,仍會(huì )先去排隊占位。這也導致大量老年人在排隊入住政府資助的養老院床位,甚至一些老年人直到過(guò)世都沒(méi)等到入住的機會(huì )。

  經(jīng)濟觀(guān)察網(wǎng):在巨大的養老需求下,哪些原因限制了政府或民間資本在香港推動(dòng)養老機構的建設?

  石琤:主要受土地資源、人力資源以及資金投入三方面因素的制約。首先,香港土地資源非常稀缺,香港養老院規模一般都比較小,房間面積不大,香港特區政府資助的養老床位通常為6至8人一間。

  其次,跟其他地區一樣,香港養老機構普遍面臨護工短缺問(wèn)題。護工工作比較辛苦,且薪資相比香港平均薪資并不算高,所以養老機構長(cháng)期面臨護工短缺以及護工離職率較高的問(wèn)題。

  最后,財政的可持續性是香港做決策時(shí)的重要考量因素。對于是否短期內加大資金投入建設更多養老院,需要經(jīng)過(guò)反復的討論和驗證。通常,香港會(huì )在確保財政資金長(cháng)期可持續的前提下,才會(huì )增加某些社會(huì )福利。

  香港社會(huì )福利署數據顯示,2020年3月全港養老床位約有7.6萬(wàn)個(gè),大約3.9萬(wàn)人申請輪候政府資助的養老床位。為解決老年人入住養老機構等候時(shí)間長(cháng)、等候人數較多的問(wèn)題,香港此前也出臺了照顧服務(wù)券計劃,即老年人可以選擇放棄排隊轉而申請服務(wù)券(約6000港元/月),通過(guò)自己負擔一部分費用,盡早獲得養老服務(wù)。但是,照顧服務(wù)券通常要在政府指定的養老機構使用。

  經(jīng)濟觀(guān)察網(wǎng):香港老年人如何應對養老金不足的問(wèn)題?

  石琤:與內地不同,香港沒(méi)有養老保險或其他公共養老金制度,因此香港特區政府也沒(méi)有支付公共養老金的壓力。

  但香港從2000年12月開(kāi)始實(shí)施強制性公積金制度(強積金),即強制雇主和職工每月向強積金計劃繳納一定資金,等到職工退休時(shí),累積的供款及其產(chǎn)生的收益將全部歸屬于該職工。一些老年人在退休時(shí)會(huì )一次性提取所有的強積金,然后用這筆資金去做投資理財以保障自己的晚年生活。但因為強積金成立的時(shí)間尚短,很多老年人沒(méi)有足夠的積累,所以目前香港老年人的貧困率其實(shí)也很高,很多老年人在領(lǐng)綜緩(即綜合社會(huì )保障補助計劃,類(lèi)似于內地的低保)。

  經(jīng)濟觀(guān)察網(wǎng):近幾年,內地老年人再就業(yè)話(huà)題被廣泛關(guān)注,香港老年人是如何再就業(yè)的?

  石琤:香港老年人的再就業(yè)主要分為兩類(lèi):一類(lèi)是基于積極老齡化和健康老齡化理念,通過(guò)再就業(yè)來(lái)促進(jìn)老年人的社會(huì )融入以及與社會(huì )保持聯(lián)系,進(jìn)而促進(jìn)老年人的身心健康;另一類(lèi)再就業(yè)屬于“不得不”再就業(yè)。因為沒(méi)有公共養老金制度,為了提高晚年收入和避免陷入貧困,不少香港老年人會(huì )堅持工作,直到干不動(dòng)為止。

友情鏈接

聯(lián)系我們

聯(lián)系電話(huà):010-50955853       聯(lián)系人:楊老師
郵箱:caoss_org@163.com

中國社會(huì )保障學(xué)會(huì )

中國社會(huì )保障學(xué)會(huì ) 版權所有    京ICP備15040759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