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wǎng)站首頁(yè) 學(xué)會(huì )介紹 學(xué)會(huì )動(dòng)態(tài) 社保資訊 學(xué)術(shù)園地 法與政策 會(huì )員專(zhuān)區 媒體報道 聯(lián)系我們

社保資訊

中央資訊 地方動(dòng)態(tài) 域外傳真

最高檢發(fā)布第一批涉民生控告申訴檢察典型案例

發(fā)布時(shí)間:2024-06-11 瀏覽:166次

  據最高檢網(wǎng)站消息,近日,最高人民檢察院發(fā)布了第一批涉民生控告申訴檢察典型案例,指導各級檢察機關(guān)控告申訴檢察部門(mén)找準檢察為民的切入點(diǎn)和著(zhù)力點(diǎn),推動(dòng)“檢護民生”專(zhuān)項行動(dòng)在控告申訴檢察工作中更好落地見(jiàn)效。

  該批典型案例分別是廣西黃某標申請民事監督案、遼寧董某羽國家司法救助案以及四川李某穎、李某藝國家司法救助案。

  這批典型案例涵蓋多種類(lèi)型,有申請民事監督案,還有對因犯罪侵害致困被害人的司法救助案等。同時(shí),典型案例直擊民生熱點(diǎn),聚焦老年人、未成年人、殘疾人、退役軍人、農村困難婦女等重點(diǎn)人群權益保障問(wèn)題,具有較強代表性。

  最高檢第十檢察廳負責人指出,各級控告申訴檢察部門(mén)要按照《全國檢察機關(guān)開(kāi)展“檢護民生”專(zhuān)項行動(dòng)實(shí)施方案》要求,更加主動(dòng)找準運用檢察力量做實(shí)司法為民、服務(wù)中國式現代化的切入點(diǎn)和著(zhù)力點(diǎn),用心用情辦好關(guān)乎人心向背的民生案件。大力推進(jìn)檢察信訪(fǎng)工作法治化,努力把檢察信訪(fǎng)矛盾化解在首辦環(huán)節。大力提升控告申訴案件辦理質(zhì)量,主動(dòng)開(kāi)展調查核實(shí),積極開(kāi)展釋法說(shuō)理、公開(kāi)聽(tīng)證等工作,確保當事人合法權益得到有效救濟。切實(shí)加大對重點(diǎn)人群的司法救助力度,大力推進(jìn)司法救助與社會(huì )救助銜接機制建設。

  案例一

  廣西黃某標申請民事監督案

  【關(guān)鍵詞】

  申請民事監督? 大檢察官下訪(fǎng)接訪(fǎng)? 釋法說(shuō)理? 救助幫扶法治化實(shí)質(zhì)性化解

  【基本案情】

  2020年1月25日,民事監督申請人黃某標與黃某源、黃某晟因土地糾紛問(wèn)題發(fā)生爭執,繼而引發(fā)打斗,造成黃某標受傷。當天,黃某標到某人民醫院治療,住院12天,出院后兩個(gè)月內復診6次。此后,黃某標因感到視力模糊,又到某醫學(xué)院附屬醫院治療,經(jīng)診斷為雙眼白內障,住院13天。

  2021年2月23日,黃某標以其兩次住院治療費用等經(jīng)濟損失應由黃某晟、黃某源賠償為由,向廣西壯族自治區巴馬縣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2021年5月13日,巴馬縣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判令被告賠償黃某標因在某人民醫院住院治療及復診發(fā)生的診療費、護理費、伙食補助費以及精神損害撫慰金等各項經(jīng)濟損失5985.3元,對要求被告賠償其在某醫學(xué)院附屬醫院的治療費等經(jīng)濟損失的主張不予支持。被告不服,提出上訴。2021年8月12日,河池市中級人民法院以上訴人的侵權行為未造成黃某標嚴重后果、一審判決賠償黃某標精神損害撫慰金2000元錯誤為由,改判被告賠償黃某標3985.3元。黃某標到巴馬縣人民檢察院反映其不服法院生效民事判決,申請檢察監督。

  【檢察機關(guān)履職過(guò)程】

  案件來(lái)源。廣西壯族自治區人民檢察院領(lǐng)導在深入巴馬縣人民檢察院調研期間,決定下訪(fǎng)接訪(fǎng)包案辦理黃某標申請民事監督案。

  審查辦理。廣西壯族自治區人民檢察院領(lǐng)導全面審查黃某標監督申請書(shū)、原案法律文書(shū)及相關(guān)證據等材料,指導檢察官現場(chǎng)查看爭議土地情況,入戶(hù)了解黃某標生活現狀,向某人民醫院及某醫學(xué)院附屬醫院調取診斷證明及醫療費憑證等材料,全面梳理掌握黃某標案件及其家庭生活有關(guān)情況。經(jīng)調查核實(shí),查明:黃某標于2020年1月25日至2月5日在某人民醫院治療,此后兩個(gè)月內復診6次,有關(guān)治療費等經(jīng)濟損失已獲得賠償;于2020年5月6日至18日在某醫學(xué)院附屬醫院第二次住院治療,診斷結論為雙眼白內障,住院收費票據顯示發(fā)生醫療費12983.76元,除去醫保統籌支付部分,其個(gè)人支付醫療費5074.37元,未獲得賠償。2020年11月16日,巴馬縣公安局對黃某源作出行政拘留五日的行政處罰。黃某標本人系退役軍人,妻子周某春為肢體二級殘疾,家庭生活主要靠黃某標較低的退休工資及政策性補助維持,家庭生活較為困難。

  2023年11月28日,廣西壯族自治區人民檢察院領(lǐng)導在巴馬縣人民檢察院12309檢察服務(wù)中心接訪(fǎng)黃某標,當面聽(tīng)取其訴求,耐心釋法說(shuō)理。

  針對黃某標要求檢察機關(guān)監督的訴求,廣西壯族自治區人民檢察院領(lǐng)導告知,當事人在民事訴訟中可依法處分自己享有的訴訟權利,并由此承擔相應的訴訟風(fēng)險。本案一審法院判決后,黃某標作為原告并沒(méi)有上訴,在被告上訴、二審法院予以改判的情況下,其也沒(méi)有向法院申請再審,可以推定其認同法院判決?,F黃某標以法院判決錯誤為由向檢察機關(guān)申請監督,但由于之前并未行使向法院申請再審的權利,且已超過(guò)再審申請期限,不符合民事檢察監督申請受理條件。

  關(guān)于黃某標提出的其雙眼患白內障系被告毆打所致、被告應給予賠償的訴求。我國民事訴訟法實(shí)行“誰(shuí)主張誰(shuí)舉證”原則,一方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主張未提供足夠的證據予以證明的,該方當事人將承擔不利的后果。本案中,根據某醫學(xué)院附屬醫院入院及出院記錄等在案證據材料,不足以證明黃某標患白內障的事實(shí)與被告毆打行為之間有法律上的因果關(guān)系,法院判決不支持黃某標的上述訴求,符合法律規定。但考慮到本案黃某標被毆打后兩次住院治療的間隔時(shí)間較短,不排除二者之間具有一定程度的關(guān)聯(lián)性,且綜合考慮黃某標本人系退役軍人,家庭生活較為困難等因素,為減輕當事人訪(fǎng)累訴累、促進(jìn)矛盾糾紛法治化實(shí)質(zhì)性化解,檢察機關(guān)應當能動(dòng)履職,在政策允許范圍內給予黃某標必要的救助幫扶,讓人民群眾可感受、能感受、感受到公平正義。

  接訪(fǎng)后,黃某標對檢察機關(guān)高度重視其案件表示感謝,以一句“我都聽(tīng)您的”表達對廣西壯族自治區人民檢察院領(lǐng)導釋法說(shuō)理的高度認同和感激,并表示其心結已解,今后不再信訪(fǎng)。

  延伸工作。下訪(fǎng)接訪(fǎng)結束后,廣西壯族自治區人民檢察院領(lǐng)導指示當地檢察機關(guān)再次入戶(hù),探望黃某標及其妻子,傳遞檢察人文關(guān)懷。檢察機關(guān)同時(shí)走訪(fǎng)村委會(huì ),加強法治宣傳教育,引導群眾依法按程序反映訴求,提升社會(huì )矛盾糾紛預防化解能力,筑牢民生司法保障安全網(wǎng)。

  2024年3月,巴馬縣人民檢察院根據廣西壯族自治區人民檢察院、農業(yè)農村廳、退役軍人事務(wù)廳、婦聯(lián)共同印發(fā)的《關(guān)于開(kāi)展司法救助集中回訪(fǎng)活動(dòng)的通知》,再次對黃某標進(jìn)行回訪(fǎng),其表示已獲救助幫扶,感謝檢察機關(guān)的關(guān)心關(guān)懷。

  【典型意義】

  (一)檢察長(cháng)帶頭下訪(fǎng)接訪(fǎng)解決信訪(fǎng)問(wèn)題,把矛盾糾紛化解在群眾“家門(mén)口”。大檢察官在下基層調研時(shí),主動(dòng)包案化解疑難復雜案件,以“誰(shuí)下訪(fǎng)、誰(shuí)接待、誰(shuí)負責協(xié)調處理”為原則,壓實(shí)包案責任,做優(yōu)矛盾糾紛預防化解工作,有效減輕了群眾訴累訪(fǎng)累,實(shí)現了把矛盾糾紛化解在當地、化解在基層,推動(dòng)矛盾糾紛法治化實(shí)質(zhì)性化解,把新時(shí)代“楓橋經(jīng)驗”落到實(shí)處。

  (二)高質(zhì)效辦理控告申訴檢察案件,落實(shí)好“檢護民生”。針對當事人申請民事監督,雖不符合受理條件但訴求具有一定合理性的情況,廣西檢察機關(guān)按照“接訪(fǎng)前調查+接訪(fǎng)中說(shuō)理+接訪(fǎng)后關(guān)愛(ài)”的步驟,以“如我在訴”的理念耐心釋法說(shuō)理,有針對性地回應訴求,積極開(kāi)展救助幫扶及回訪(fǎng),讓案件當事人實(shí)實(shí)在在感受到公平正義,促進(jìn)解決群眾操心事煩心事揪心事,有效傳遞檢察關(guān)懷。

  案件二

  遼寧董某羽國家司法救助案

  【關(guān)鍵詞】

  強制猥褻案被害人? 殘疾未成年人? 檢察長(cháng)接訪(fǎng)? 提前介入? 綜合幫扶

  【基本案情】

  被救助人董某羽,系呂某強制猥褻案被害人。

  2023年9月9日18時(shí)許,呂某以送給董某羽(系未成年人)熊貓玩具為由,將其騙至遼寧省沈陽(yáng)市大東區某住所,對其進(jìn)行強制猥褻。經(jīng)法醫鑒定,董某羽患有重度精神發(fā)育遲緩,無(wú)性防衛能力。2023年9月10日,沈陽(yáng)市公安局大東分局以呂某涉嫌強制猥褻立案偵查并采取刑事拘留措施,于2023年9月17日變更為監視居住,經(jīng)沈陽(yáng)市大東區人民檢察院提前介入引導偵查,于2024年3月5日移送審查起訴。2024年3月27日,大東區人民檢察院以呂某犯強制猥褻罪向大東區人民法院提起公訴。

  【檢察機關(guān)履職過(guò)程】

  案件來(lái)源。2024年1月26日,大東區人民檢察院根據遼寧檢察機關(guān)領(lǐng)導干部接待群眾來(lái)訪(fǎng)“百千萬(wàn)”工程的要求,由該院檢察長(cháng)在12309檢察服務(wù)中心接待喬某某。喬某某反映:其女兒董某羽系智力殘疾未成年人,因無(wú)法準確表述案件經(jīng)過(guò),導致呂某強制猥褻案證據不足,辦案陷于停頓,要求檢察機關(guān)監督。該院檢察長(cháng)在接訪(fǎng)過(guò)程中還了解到,董某羽家庭因案導致生活困難,發(fā)現本案司法救助線(xiàn)索。

  審查辦理。該院檢察長(cháng)接訪(fǎng)后,第一時(shí)間召開(kāi)案件研商會(huì ),成立由檢察長(cháng)帶頭推進(jìn),控告申訴、刑事檢察部門(mén)聯(lián)合協(xié)作的工作專(zhuān)班,同步推進(jìn)呂某強制猥褻案提前介入引導偵查和董某羽國家司法救助案件辦理工作。該院會(huì )同公安機關(guān),多次到案發(fā)地開(kāi)展實(shí)地走訪(fǎng),從犯罪嫌疑人呂某的鄰居處獲得關(guān)鍵證詞,使案件偵破工作取得突破性進(jìn)展;經(jīng)檢察官多次走訪(fǎng)獲得董某羽信任,在其家長(cháng)配合和專(zhuān)業(yè)人員的指導下,董某羽穩定陳述案件事實(shí),形成與證人證言相互印證的完整證據鏈條,有力推動(dòng)呂某強制猥褻案辦理。同時(shí),經(jīng)調查核實(shí),查明:董某羽系未成年人,智力殘疾二級,自幼父母離異,由母親喬某某撫養。母親喬某某患有多種疾病,無(wú)勞動(dòng)能力,屬低保家庭。父親董某江欠有外債,以打零工為生,至今未支付過(guò)撫養費。案發(fā)后,董某羽出現暴躁易怒、打人毀物、夜晚難以入睡等應激反應,家庭生活陷入困境。大東區人民檢察院審查認為,董某羽符合司法救助條件,且系遭受刑事犯罪侵害的智力殘疾未成年人,屬于檢察機關(guān)司法救助的重點(diǎn)對象,決定予以救助,快速發(fā)放司法救助金,解決其面臨的急迫生活困難。

  延伸工作。為進(jìn)一步加大救助力度,大東區人民檢察院針對被救助人面臨的實(shí)際困難,積極協(xié)調有關(guān)部門(mén)開(kāi)展多元化救助幫扶措施:一是區婦聯(lián)將董某羽納入重點(diǎn)關(guān)注對象,定期安排心理咨詢(xún)人員對董某羽進(jìn)行心理疏導;二是區司法局幫助被救助人申請提供法律援助律師,更好地滿(mǎn)足訴訟需求,向被告人另行提起民事賠償訴訟以及起訴董某羽父親支付撫養費;三是區教育局以及被救助人所在學(xué)校,為董某羽發(fā)放困難學(xué)生資助金,減免餐費、校車(chē)以及教輔材料等費用;四是被救助人所在的街道辦和社區居委會(huì ),跟蹤回訪(fǎng)關(guān)注董某羽身體情況和生活狀況,定期進(jìn)行慰問(wèn)。

  大東區人民檢察院還以本案辦理為契機,與公安機關(guān)、街道辦、特殊教育學(xué)校等召開(kāi)聯(lián)席會(huì )議,建立“檢察機關(guān)+街道+校園+X”的未成年人綜合保護機制,適時(shí)開(kāi)展多種形式的法治宣講活動(dòng),提升學(xué)生對犯罪侵害行為的辨別能力,形成保護智力殘疾未成年人合法權益的長(cháng)效工作機制。

  【典型意義】

  (一)堅持和發(fā)展新時(shí)代“楓橋經(jīng)驗”,用心用情做實(shí)“檢護民生”。對涉及民生以及重點(diǎn)人群的信訪(fǎng)事項,檢察機關(guān)以院領(lǐng)導接訪(fǎng)為牽引,壓實(shí)首辦責任和屬地責任,積極履行法律監督職責,提前介入引導偵查,依法公正處理案件,積極回應當事人訴求,有效將矛盾化解在基層,把問(wèn)題解決在當地。

  (二)銜接開(kāi)展社會(huì )救助,著(zhù)力解決被救助人“急難愁盼”。檢察機關(guān)發(fā)揮司法救助“雪中送炭”功能作用,及時(shí)發(fā)放司法救助金,并立足被救助人實(shí)際困難,積極協(xié)調開(kāi)展心理疏導、法律援助、學(xué)習生活費用減免、回訪(fǎng)慰問(wèn)等多元化綜合幫扶措施,實(shí)現司法救助與社會(huì )救助有機銜接,有力提升司法救助工作質(zhì)效。

  (三)建立長(cháng)效工作機制,有效推進(jìn)“訴源治理”。針對原案反映出的智力殘疾未成年人權益保護等問(wèn)題,檢察機關(guān)與公安機關(guān)、街道辦和特殊教育學(xué)校共同創(chuàng )建“檢察機關(guān)+街道+校園+X”的綜合保護機制,明確各自職責,強化保護合力,精準守護智力殘疾未成年人合法權益,有效推動(dòng)案涉領(lǐng)域普遍性、傾向性問(wèn)題訴源治理。

  案例三

  四川李某穎、李某藝國家司法救助案

  【關(guān)鍵詞】

  未成年被害人? 鄉鎮檢察聯(lián)絡(luò )員? 聯(lián)合救助? 心理疏導? 救助回訪(fǎng)

  【基本案情】

  被救助人李某穎、李某藝,均系周某軍過(guò)失致人重傷案被害人。

  2020年3月18日,周某軍鋸斷自家門(mén)前的榕樹(shù)后,為避免樹(shù)樁再發(fā)新芽,周某軍試圖用汽車(chē)清潔動(dòng)力劑將樹(shù)樁徹底燒死,在試點(diǎn)火確定汽車(chē)清潔動(dòng)力劑燃燒性能過(guò)程中,樹(shù)樁上殘留的火苗引爆了裝有汽車(chē)清潔動(dòng)力劑的塑料瓶,火焰瞬間燒到在旁邊觀(guān)看的李某穎、李某藝等人身上。事后,周某軍將二人送至醫院搶救。經(jīng)鑒定,李某穎胸腹部、右肘、雙下肢燒傷,屬重傷二級;李某藝燒傷致重度容貌毀損,全身瘢痕,左手功能喪失,呼吸道吸入性損傷,分別屬重傷一級、重傷二級、輕傷一級、輕傷二級。2020年3月27日,四川省樂(lè )山市公安局沙灣區分局以周某軍涉嫌過(guò)失致人重傷罪立案偵查,于2022年10月7日移送沙灣區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

  2023年5月31日,沙灣區人民檢察院依法提起公訴。2023年9月14日,沙灣區人民法院以周某軍構成過(guò)失致人重傷罪判處其有期徒刑兩年。

  【檢察機關(guān)履職過(guò)程】

  案件來(lái)源。2022年8月23日,沙灣區某鎮12309檢察服務(wù)分中心的檢察聯(lián)絡(luò )員向沙灣區人民檢察院移送線(xiàn)索:該鎮兩幼童被火燒傷,現已度過(guò)危險期,但雙方經(jīng)濟狀況不好,醫治能力有限;雙方矛盾尖銳,受傷幼童父母情緒很大,希望檢察機關(guān)處理。

  審查辦理。沙灣區人民檢察院收到線(xiàn)索后,立即啟動(dòng)司法救助程序,經(jīng)進(jìn)村入戶(hù)調查核實(shí),查明:案發(fā)前,李某穎、李某藝一家共5人,李某穎上小學(xué)二年級,李某藝上幼兒園;其父母經(jīng)營(yíng)街邊小吃,收入較低,系家庭主要經(jīng)濟來(lái)源;其祖母近60歲,患有白內障,無(wú)穩定經(jīng)濟收入。案發(fā)后,李某穎、李某藝傷情嚴重,前期醫治已花費140萬(wàn)余元,后續還需不斷進(jìn)行松解手術(shù)、植皮、左手功能等康復治療,費用巨大,其父母無(wú)力負擔,且二人為陪同醫治和照顧被救助人,已中斷小吃經(jīng)營(yíng),家庭失去經(jīng)濟來(lái)源。周某軍為普通工薪家庭,賠償能力十分有限。李某穎、李某藝急需救治,家庭生活陷入困境。

  沙灣區人民檢察院認為,李某穎、李某藝因周某軍過(guò)失致人重傷案急需救治,但其家庭無(wú)力承擔醫療費用,符合檢察機關(guān)司法救助條件,且系因案致困未成年人,屬于檢察機關(guān)司法救助的重點(diǎn)對象。為加大救助力度,沙灣區人民檢察院決定提請樂(lè )山市人民檢察院、四川省人民檢察院進(jìn)行聯(lián)合救助,開(kāi)通司法救助綠色通道,加快案件辦理進(jìn)度,聯(lián)合發(fā)放司法救助金。

  延伸工作。為解決被救助人后續醫治面臨的巨大醫療費用缺口問(wèn)題,沙灣區人民檢察院多措并舉,著(zhù)力解決被救助人家庭的急難愁盼。一是對周某軍就刑事賠償、諒解等從輕情節進(jìn)行釋法說(shuō)理,敦促其變賣(mài)非居住商品房,籌款賠償;二是組織全院干警捐款,推動(dòng)沙灣區有關(guān)社會(huì )救助部門(mén)以發(fā)放慰問(wèn)金、愛(ài)心捐款、指導申請“輕松籌”“水滴籌”等方式籌款;三是經(jīng)四川省、樂(lè )山市人民檢察院,協(xié)同推動(dòng)四川省婦聯(lián)、婦女兒童基金會(huì )以及樂(lè )山市婦聯(lián)、關(guān)心下一代工作委員會(huì )等部門(mén),向被救助人發(fā)放各類(lèi)社會(huì )救助款項。截至2024年4月,在沙灣區人民檢察院的幫助下,兩名被救助人的醫療費難題基本得到解決。

  2024年3月,沙灣區人民檢察院針對被救助人面臨的其他生活困難,以縱深推進(jìn)“檢護民生”專(zhuān)項行動(dòng)為契機,積極協(xié)調相關(guān)部門(mén)開(kāi)展綜合幫扶。一是區民政局將李某穎、李某藝及二人父親納入低保,保障家庭基本生活;二是區教育局減免書(shū)雜費,發(fā)放生活費補助,指導李某穎、李某藝所在學(xué)校(幼兒園)對二人給予更多關(guān)心愛(ài)護,建立健全未成年人心理問(wèn)題的早期發(fā)現和及時(shí)干預機制;三是區殘聯(lián)為李某藝評定殘疾等級,給予相應生活補貼。

  司法救助案件辦結后,沙灣區人民檢察院邀請高校社工專(zhuān)家開(kāi)展回訪(fǎng),為被救助人進(jìn)行心理疏導,指導其父母更加關(guān)注被救助人心理狀況和情感需求。目前,被救助人已正常上學(xué),心理狀態(tài)平穩,父親在某飯店從事廚師工作,母親重新開(kāi)始經(jīng)營(yíng)小吃,家庭生活逐漸步入正軌。

  【典型意義】

  (一)能動(dòng)履職收集案件線(xiàn)索。檢察機關(guān)延伸檢察服務(wù)觸角,積極利用檢察力量下沉至鄉鎮、村組,加大司法救助案件線(xiàn)索收集力度,較好解決線(xiàn)索發(fā)現難等問(wèn)題。

  (二)高質(zhì)效辦理司法救助案件。針對救助需求較大的實(shí)際,三級檢察院進(jìn)行聯(lián)合救助,開(kāi)通綠色通道,形成多級聯(lián)動(dòng)的快速響應機制,促進(jìn)解決被救助人面臨的急迫困難,充分展現檢察機關(guān)“高質(zhì)效辦好每一個(gè)案件”的基本價(jià)值追求。

  (三)積極銜接開(kāi)展社會(huì )救助。立足更好解決被救助人面臨的實(shí)際困難,堅持司法救助與社會(huì )救助有機銜接,主動(dòng)協(xié)調有關(guān)部門(mén)開(kāi)展心理疏導、民政救助、教育幫扶,實(shí)現“單一救助”向“多元幫扶”轉變,有效傳遞檢察溫暖,進(jìn)一步強化民生司法保障。

友情鏈接

聯(lián)系我們

聯(lián)系電話(huà):010-50955853       聯(lián)系人:楊老師
郵箱:caoss_org@163.com

中國社會(huì )保障學(xué)會(huì )

中國社會(huì )保障學(xué)會(huì ) 版權所有    京ICP備15040759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