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ytuz0"><blockquote id="ytuz0"></blockquote></p><strike id="ytuz0"></strike>
  • <nav id="ytuz0"><code id="ytuz0"></code></nav>
  • <menu id="ytuz0"><b id="ytuz0"><ol id="ytuz0"></ol></b></menu><address id="ytuz0"><nobr id="ytuz0"></nobr></address>
  • 網站首頁 學會介紹 學會動態 社保資訊 學術園地 法與政策 會員專區 媒體報道 聯系我們

    專家訪談首頁>專家訪談

    專訪王緒瑾:走好中國特色金融之路 推動保險業高質量發展

    發布時間:2024-04-08 來源:金融時報 瀏覽:1081次

           按語: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保險”關鍵詞共出現5次,為更好發揮經濟“減震器”與社會“穩定器”功能,保險在切實保障和改善民生領域被寄予重望。我國1980年恢復國內財產保險業務,1982年恢復人身保險業務以來,保險保費收入從1980年的4.6億元增長到2023年的51247億元,至今一直位居全球保險市場第2位,保險業在社會穩定和經濟發展中發揮了重要作用。為進一步有效發揮保險業的作用,提升服務實體經濟質效,《金融時報》記者專訪了我會商業保險研究分會會長、北京工商大學中國保險研究院院長王緒瑾教授,他在回顧中國保險業取得成就的基礎上,提出了推動保險業高質量發展的相關建議。


      中國保險業的發展現狀

      《金融時報》記者:目前中國保險業已成為全球第二大保險市場,國際影響力不斷提升。保險業著力構建可持續的發展新生態主要體現在哪些方面?

      王緒瑾:第一,保險保費規模不斷擴大,國際地位提升。國家金融監督管理總局數據顯示,保費收入由1980年的4.6億元增長到2023年的51247億元。與此同時,中國保險市場在國際保險市場的地位也大幅提升,從1999年的全球第16位到2001年的全球第13位,直到2017年的全球第2位,并且一直穩居于這一位次。

      第二,保險主體多元化水平顯著提升,壟斷競爭型保險市場正在形成。保險公司數量從1980年的1家到1986年的2家再到2002年的57家、2015年的138家,直至2022年的237家。其中,保險集團13家、財產保險公司89家、人壽保險公司92家、再保險公司7家、資產管理公司33家、其他類型的機構3家。保險公司數量的增加促進了市場的公平競爭,保險市場份額由獨家壟斷、寡頭壟斷逐步向壟斷競爭型轉變,但財產保險與壽險市場集中程度有所不同。

      第三,外資保險公司數量穩步增加,市場份額逐年提升。外資保險公司數量從1992年的1家,增加到2001年的31家、2022年的60家。其中,外資保險集團2家、外資壽險公司27家、外資財產保險公司21家、外資再保險公司9家、外資資產管理公司1家。外資保險公司的市場份額也從2001年的1.55%增加到2015年的7.17%、2022年的8.09%。

      第四,監管制度不斷完善,保險業國際監管中的中國元素得以增進。市場經濟是法制經濟,商業保險是市場經濟的產物。為滿足對外開放需要,國家于1992年頒布了《上海外資保險機構暫行管理辦法》,1995年頒布了《保險法》,2002年為滿足入世需要,首次修訂了《保險法》,2009年、2015年兩次修訂了《保險法》;同時,中國多次制定和修訂了有關保險公司、資金運用、保險經紀、保險代理、保險公估、交強險、保險公司償付能力監管等一系列保險監管的法規和規章,從而形成了系統、完善的保險監管法律法規體系,為保險市場的穩健發展提供了制度保障。

      《金融時報》記者:在供給端,保險機構如何通過高質量供給滿足消費者日益多元化的需求?

      王緒瑾:在供給端,保險機構想要通過高質量供給滿足消費者日益多元化的需求,就必須在產品和服務兩大方面下足功夫。第一,保險產品多樣化水平,不斷滿足經濟社會多元需求。隨著中國保險業的發展,財產保險保費收入占全部保費收入的比重呈現下降趨勢,人身保險保費收入占全部保費收入的比重呈現上升趨勢,并趨于穩定;在財產保險業務中,機動車保險、信用保證保險、農業保險比重顯著上升,企業財產保險比重則顯著下降,在機動車保險中機動車第三者責任保險和交強險所占比重60%多;在人身保險業務中,壽險所占比重逐步下降,健康險所占比重逐步上升。

      第二,保險中介市場快速發展,營銷渠道逐漸多元化。中國保險業務自1980年恢復以來,已形成了柜臺銷售、陌生拜訪、網絡銷售、銀行保險、電話銷售多元化銷售渠道。伴隨著保險公司的快速發展,中國保險中介公司數量也在不斷增加。截至2022年,全國已設立保險中介公司2582家,其中,保險代理公司、保險經紀公司、保險公估公司分別為1708家、492家、377家。此外,還有兼業代理機構3.2萬個、兼業代理點22余萬個、個人保險代理人約400萬人。保險代理人與經紀人展業收入占全部保費收入約90%。保險中介市場的發展,降低了保險經營成本,促進了市場競爭,提升了保險業的公信力。

      我國已從大國保險邁入保險大國,未來以中國文化為基礎、高科技為手段、民法典為載體的保險服務化,將是我國保險業發展中新的增長點。這種文化、技術、制度與內容四位一體的格局,將推動保險業高質量發展,從而實現我國從保險大國向保險強國的邁進。

      《金融時報》記者:保險業的“高質量”不止表現在產品和服務上,作為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重要組成部分,保險機構本身取得了哪些長足進步?

      王緒瑾:第一,保險公司盈利能力逐年提升,資本市場資金來源得到有益補充。發達的保險市場是健全的資本市場的重要組成部分,這是因為保險投資是資本市場最主要的資金來源。保險公司既是資本市場重要的機構投資者,也是資本市場重要的長期投資者和價值投資者。另外,現代化的保險公司往往表現出“承保虧損、投資盈利”的特征,以達到綜合盈利的目標,因此投資盈利為提高承保服務質量創造了重要條件。

      第二,保險公司治理水平不斷提升,行業自律行為逐漸完善。隨著保險業對外開放的不斷推進、保險公司數量的大幅增加,為了競爭需要,保險公司不斷改善公司治理結構。1999年11月16日,作為行業自律組織的中國保險行業協會成立,為保險業提供了重要的制度保障,促進了保險公司的規范運營,保險公司的治理水平亦不斷提升。

      《金融時報》記者:黨的十八大以來,保險業在服務實體經濟發展方面成效如何?在國民經濟中的地位是否穩步提升?

      王緒瑾:一方面,保險密度不斷提高、保險深度不斷拓展。中國的保險密度從1980年的0.48元增加到2022年的3326.15元,說明國民保險保障水平提高了;同期保險深度從0.1%提高到3.88%,說明保險業在國民經濟中的地位穩步提升。

      另一方面,保險行業受重視程度逐年提升,在社會生活中的不可或缺性愈加明顯。長期以來,中國政府高度重視保險行業的發展。2006年5月31日,國務院常務會議正式通過的《國務院關于保險業改革發展的若干意見》(以下簡稱“國十條”),成為一段時期內統領保險業改革發展的綱領性文件。2013年9月28日,《國務院關于促進健康服務業發展的若干意見》(國發〔2013〕40號)正式發布,有力地促進了健康保險的發展。2014年8月10日,《國務院關于加快發展現代保險服務業的若干意見》(以下簡稱“新國十條”)公布,進一步確定了保險業在中國社會經濟中的地位和作用。相對于2006年的“國十條”,2014年的“新國十條”更具時代特征,二者的區別在于前者強調“保險業要發展”,后者則為“要發展保險業”。這些利好政策促進了保險業社會發展“穩定器”和經濟增長“助推器”作用的實現。

      推動中國保險業發展的政策建議

      《金融時報》記者:未來,保險業應該從哪些方面著手積極發揮保險保障功能,實現自身高質量發展?

      王緒瑾:我國保險業自恢復以來發展迅速,已經邁入保險大國的行列。為推動保險業邁入保險強國,有必要推動保險業高質量發展,其中需求是導向,制度是關鍵,人才是根本,科技是手段,內容是目的。

      第一,公司治理完善化。完善公司治理的關鍵在于:一要明晰產權制度,將權利與責任高度關聯;二要充分發揮一層三會重要作用,制度要完善,讓股東會發揮決策作用,讓監事會有效地對董事會監督,讓董事會真正對股東會負責,讓經理層做好經營,對董事會負責,形成有效的治理機制;三是要選擇適度的經營模式,一家保險公司是采用資產驅動型,還是負債驅動型,抑或雙驅動型,不同公司以及面對的不同的資本市場環境,其選擇也不同;四要堅持保險交易法治化,要注重保險合同的約定,并在保險交易中符合保險監管的要求。

      第二,保險意識整體化。保險意識整體化包括三個層面:保險消費者的投保意識;保險人的保險功能意識在于在保險產品研發、保險展業、防災防損、保險理賠方面真正做到以客戶為中心,讓保險的功能得到有效發揮;政府的保險認知意識在于政府感知到保險是社會發展“穩定器”、經濟增長“推動器”,為保險發展創造條件。

      第三,保險人才專業化。保險行業是服務行業,提高保險服務質量的核心問題是人才問題,現代保險業需要的是不僅懂保險專業而且懂數字技術的復合型專業人才。為此,要培養人才、選好人才、用好人才、留住人才。在選人才方面,要有準入門檻的考試制度;在培養人才方面,要注意采用定期培訓或專題研究;在用好人才方面,要注意才盡其用;在留住人才方面,注意采用股權激勵、企業年金、司齡工資和優先晉升等多項并用的措施。

      第四,保險經營數字化。要在保險經營中充分利用現代科技手段,在展業、承保、客服、理賠、防災防損、分保、投資等方面用好人工智能、物聯網、大數據等高科技手段,以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從而提高保險經營質量。

      第五,保險風險可控化。保險公司在承保和投資經營過程中的風險管控是公司穩健經營的關鍵,其風險主要包括經營風險和法律風險,法律風險則包括合同糾紛風險和合規風險。在經營風險方面要重點加強車險、責任險和健康險的反欺詐,以實現保險公司的長期可持續性發展。

      第六,保險投資盈利化?,F代保險業一般是承保虧損、投資盈利,投資盈利填補承保虧損,達到綜合盈利,綜合盈利的目的是進一步做好承保服務。承保和投資是保險公司的兩個車輪子,承保服務獲得保費收入,增加投資資金來源,投資則是保險公司的主要利潤來源,而保險公司的主業是風險管理,投資盈利是為了更好地做好承保服務,優質服務又增加保費收入,增加投資資金來源,二者相得益彰。故保險投資在保證安全性、流動性的前提條件下,要盡可能獲得更多的利潤。為實現投資盈利,從公司層面而言,要從制度、技術和人才上把握好,尤其注意把握機會與控制風險的關系。

      《金融時報》記者:如何在產品供給和服務保障上下功夫,構建多元化產品服務體系,讓保險惠及更多人群?

      王緒瑾:首先,保險產品協調化。保險產品的協調要處理好兩重關系,一是商業保險與社會保險的關系,避免商業保險與社會保險重復的情況,要達到互補的效果;二是商業保險區域布局與商業保險產品內部結構的關系,要實現產業結構優質化。從區域布局而言,要實現東部、中部、西部的協調化,以有效為經濟發展和人民生活提供保險保障,實現商業保險與社會經濟的協調發展;從產品結構而言,要完善保障型產品、挖掘投資型產品、研發衍生型產品,以達到保障多層化需求。從人身保險而言,要考慮到我國人口老齡化和經濟發展的情況,重點關注康養一體的保障產品,要完善養老保險產品,加強健康保險在全生命周期健康管理中的運用,拓展診斷與治療方面的健康保險產品,挖掘康復方面的健康保險產品,研發預防與保健方面的健康保險產品;從財產保險而言,要完善機動車保險和企業財產保險,挖掘責任保險的潛力,研發巨災保險衍生品,有效為經濟實體經濟服務。

      其次,保險中介多元化。一個發達的保險市場,必有一個發達的保險中介市場做后盾。一個完善的中介市場包括保險代理人、保險經紀人和保險公估人。保險中介可提高保險的經營效率,可提升保險業的公信力。從營銷渠道而言,不同公司有不同的渠道策略??傮w上來說,陌生拜訪固守傳統,電話銷售逐步認可,銀行保險卷土重來,網絡銷售則會快速成長。每家公司自身特點不同,其選擇也不同,目的是達到有效營銷。

      最后,保險保障服務化。保險服務化是在保險展業、承保、防災防損、理賠、分保、投資過程中以客戶為中心的現象。保險服務化是保險業發展的主旋律,包括基本服務、附加服務和延伸服務?;痉瞻ㄕ箻I、承保、分保、防災防損、投資與理賠,在這些基本環節中,展業和承保做得好,保險糾紛少;防災防損做得好,被保險人和保險人都叫好;分保工作做得好,原保險人賠付少;保險理賠做得好,新單、續保不會少;保險投資做得好,保險市場與資本市場一片好。在基本服務中,防災防損與理賠是核心,而核心中的核心是強化防災防損,以減少保險事故;在理賠中,要特別強調服務理賠,這樣可增強被保險人保險服務的獲得感,也可發揮范圍經濟和規模經濟的效果,同時,加強保險反欺詐,尤其加強部門間合作的機動車保險、企業財產保險、信用保證保險和健康保險的反欺詐。附加服務是在保險期間沒有發生保險事故時給予被保險人一定的服務或利益,這樣可以避免客戶流失、增強客戶黏性,當然,要考慮附加服務與客戶流失成本之間的平衡;延伸服務是投保人購買保險產品時優惠購買其他相關產品,這既方便客戶,又發揮了產業鏈作用。例如,購買機動車保險時,有償優惠購買機動車的防災減損設備;購買健康保險時有償優惠購買旅游服務或者保健服務等。在實現保險服務化過程中,要保證基本服務、鼓勵附加服務、創新延伸服務,從而有效發揮保險在服務社會經濟中的保障作用。

      《金融時報》記者:從保險行業的法律法規和監管政策來看,有哪些值得關注和提升的地方?

      王緒瑾:第一,保險法律完善化。首先要進一步完善保險合同法,以達到保險交易的公平化;其次,要進一步完善保險業法,保護被保險人的利益和促進保險業穩健發展。例如,進一步完善《保險法》第136條中保險條款費率監管制度,應將“關系社會公眾利益的保險險種、依法實行強制保險的險種和新開發的人壽保險險種等的保險條款和保險費率,應當報國務院保險監督管理機構批準”改為“依法實行強制保險險種的保險條款和保險費率,應當報國務院保險監督管理機構批準”。將“關系社會公眾利益的保險險種和新開發的人壽保險險種等的保險條款和保險費率”改為備案制;刪除第116條第4款“給予或者承諾給予投保人、被保險人、受益人保險合同約定以外的保險費回扣或者其他利益”的規定,以賦予保險公司產品研發的自主權、激發市場活力,更好地滿足保險消費者需求。

      第二,條款費率市場化。我國1980年恢復國內保險業務,當時缺乏市場經濟基礎,保險公司缺乏完全根據市場定價和獨立制定條款的能力,故而在1995年頒布的《保險法》中對保險基本條款費率須經監管機關的批準,以確保企業穩定經營,也有利于穩定市場。后來為應對我國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以及整個保險業發展的需要,先后于2002年、2008年進行了兩次修訂,但對基本條款和費率還是采用監管機關批準的形式?;谖覈袌鼋洕贫纫鸦敬_立,保險公司治理結構和行業自律制度亦已基本完善,我國保險市場上,保險公司已完全具備面對市場需求研發產品和厘定保險費率的能力,條款費率市場化也便于體現保險公司權利和義務對價的原則,讓保險公司更好地面對市場自主經營,更好地滿足保險消費者多樣化需求,有效發揮市場配置資源的決定作用。

      第三,政府監管、行業自律與公司治理協整化。首先,要根據《民法典》等相關法律和法規明確政府監管、行業自律、公司治理的邊界,政府監管的目的在于保護被保險人的利益,行業自律的目的在于在合法范圍內保持行業的長期可持續發展,公司治理的目的在于合法范圍內保持公司的可持續發展,分工在于發揮各自的功能;其次,注意加強各自的分工合作,合作的目的是實現保險總體功能的最大化;最后,對政府監管而言,要實行保險監管階段化,區分不同市場,采用不同的監管方式,對成熟市場,有規律可循、規章可依,要依法監管;對新興市場,無規律可循、無規章可依,則應采用市場培育式監管,避免監管失誤帶來市場波動,以最大限度保護被保險人的利益。

    友情鏈接

    聯系我們

    聯系電話:010-50923317       聯系人:楊老師
    郵箱:caoss_org@163.com

    中國社會保障學會

    中國社會保障學會 版權所有    京ICP備15040759號-1
    色婷婷综合缴情综,国产精品成年片在线观看,《欧美图片第1页》最新章节